当前位置:
首页
>新闻中心>县区动态

陇县:一个村会计的“账本”

编辑:陕西日报 来源:陕西日报 发布时间:2021-12-29 07:45 浏览次数:


冬至这天,陇县东风镇下凉泉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给群众发放了共计22万元的土地入股分红。距离上一次分红19.8万元,仅过了3个多月。

脱贫群众卢红军清点着领到的700多元,对村会计葛小田龇牙一笑。这场景和6年前有些相似,又那么不同——

那年村上要修路,除了政府拨款,剩下的还要向直接受益的100多户人家集资,每户500元。当时在村委会任职的葛小田收了一个半月都没把钱收齐。拖得最久的就是卢红军,为了躲村干部,他整天把大门反锁。邻居帮着劝了几回,他才出门借来钱,清点了好几遍交给葛小田,还不忘叮嘱:“你们不敢糊弄人,收钱不干事!”

这话像刀子一样扎进葛小田心里。是呀,这个集体经济“空壳”村,村委会连买打印纸都要赊账,干部们能有个啥威信。

当上村会计后,一直压在葛小田心头的是两个问号:村里欠的账,该咋还?这些年欠群众的“账”,又该咋还?

欠账:账本上总“透着个窟窿”

村里的账上“支出”项是一条又一条,“收入”项却寥寥无几,葛小田看得心里发慌

陇县有大小山头3400余座,而下凉泉村在这个山区县的“白菜心”上——千河边一块平整的川塬地,是个打粮食的好地方,而且紧靠银昆高速及陇(县)千(阳)南线,离县城也只有10公里。

按说地理条件不差,但就是发展不起来啥产业,富不了全村799户村民。年轻人都外出打工,村里只剩下腿脚不便的老人和杂草丛生的撂荒地。村上“两委”也难:想叫群众开会商量事,都没几个人来。就这样,下凉泉村陷入贫困的恶性循环,2018年年初,村上共有贫困户216户。

那些年村里的账上,零零碎碎的“支出”项是一条又一条,“收入”项却寥寥无几,葛小田看得心里发慌。

负债24万元——2018年4月,葛小田接过有个“大窟窿”的账本,拿着自己的老枣木算盘,上了任。

“你放心,村里这两年要干大事哩!”看着愁眉不展的葛小田,村支书葛建军撂下这句话。

那一年,全国各地脱贫攻坚战打得正酣。下凉泉村也如葛建军所说,有了“大动作”:推进产权制度改革,建起了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,谋划了一批产业,土地变资产,农民变股东。

葛小田记得当时先后过手各级帮扶资金500多万元。葛建军和第一书记带着村干部们到处取经,用这些钱在村上建起了光伏发电基地、养猪场、鱼塘等,还扩大了饲草、红薯等产业的规模,帮助贫困户增收。2018年年底,下凉泉村脱了贫。

而要把这脱贫成果巩固好、让好日子更上一层楼,就必须把产业做大做强。村上决定把突破口放在本就有优势的冬小麦上,弄个规模化、现代化的面粉厂。

“得400万元?”

“按你们定的规模,不止400万元。”

从河北正定考察完返回的路上,大家谁都不吭声。一天就能加工上百吨面粉的机器,谁都看着眼馋,可又能怎样呢?葛小田靠在车窗上,他知道村里的账上拿不出一分钱。

利村利民事总有人帮。项目申报上去很快就被重视,苏陕协作相关资金与市县扶贫资金先后到位,解决了绝大部分缺口。

厂子建好,机器到位,还差100万元左右。看着村干部们个个都有干劲,建厂的施工公司答应先垫付。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承担了这笔债务,分期还款。

“这个‘窟窿’更大了。”就这样,葛小田心甘情愿地又记下一笔“欠账”。

还账:慢慢见到了“回头钱”

账本上的“收入”记得密密麻麻,条目和数字都多了起来,葛小田算账更有心劲了

面粉厂动工那一天,太阳很大,鞭炮声很响,村里人都来看热闹。葛建军对着喇叭鼓足劲儿告诉大家:“以后不光能过来换白面,每年还能靠着厂子拿分红!”

2020年5月,面粉厂顺利建成投产,取名“金穗”,由陇县一家企业承包经营,每年给村上交23万元租赁费。根据合同,5年后,厂子每年会按照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资金入股比例给群众分红。这个设备先进的面粉厂,业务迅速覆盖全县范围,在各乡镇、人口大村设了60多家销售点,甚至把面粉卖到了甘肃、内蒙古。村账本上,也终于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。

有厂子了得有麦子。年轻人不在家,庄稼又要常年“伺候”,下凉泉村就根据大家意愿,采取土地流转、托管方式,由村集体负责,对土地统种、统管、统收。

具体谁来弄?党员干部带头。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出钱购置了数台拖拉机、收割机、打捆机,由村党支部副书记孙夫建牵头建起了农机服务社。

农机服务社机械进田速度快,作业质量高,也把农民从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中解放了出来。

“我自己管一亩地要花三四百元,而服务社只收二百元,只要打个电话就行,省心、划算。”在广东打工的葛志平连连称赞。

“村上留守老人都不用操啥心,每年按自家麦地亩数去面粉厂取白面就行,吃不完的还可以存到面粉厂当商品卖,这也解决了村上156户易地搬迁到楼房的村民‘存粮难’的问题。”葛建军给上级汇报时,把这叫作“粮食银行”。

农机服务社还在周围几个村开展社会化服务。葛小田年底一算账,除去油钱和工费,净挣了15万元。

为了把小麦产业持续做大做强,村上积极对接农业部门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,建成下凉泉旱作农作物试验站,开展良种选育和推广。村民们看见专家拿来几个装着种子的“信封袋袋”,一下子把小麦亩产从800斤提高到1200斤左右,不禁惊叹科技的神奇。

如今,村上2000亩的土地都托管给了村股份经济合作社。“以前村民对党员认识比较单一,还有人说‘党员不党员,不差五毛钱’,现在看着地里光景好了,都说是‘管大田,找党员’。”孙夫建笑着说。

2020年年底,葛小田核算完账目,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有了60万元的收益,除去给村民分红,还剩下18万元。

“这说明咱乡村振兴的方向走对了!”开村民大会时,葛建军的话引来雷鸣般的掌声。不少群众还给提建议:“再给村里添点产业,我们就不去县城打工了。”

大家一条心,事情就好办多了:下凉泉村依托已有的万只奶山羊场,搞起了青贮饲料产业,每年能有一笔不小的收入;利用白家河资源,打造了集休闲垂钓、动物观赏等为一体的网红“打卡点”;开办农副产品加工厂,进一步完善了产业链……

“今年的账还没算完,预计收入要破百万元……”如今,村里的账本上“收入”记得密密麻麻,条目和数字都多了起来,葛小田算账更有心劲了。算盘珠子一次次被推到框、梁上,那逐渐密起来的“嗒嗒”声,见证着下凉泉村的发展变化。

新账:给群众的“消费”多了起来

账本上一项项新增的支出背后,是村民们的一张张笑脸,葛小田自然更忙了

今年高考,村里14名学生考上了大学。“这是咱村的喜事儿,应该给娃们奖励一下。”葛建军提议。葛小田笑着说:“给群众搞智力支持,咱现在支持得起!”

给学生发奖的活动上,王志军作为家长代表发言。他拄着拐杖,头伸到话筒前:“前两年我家脱了贫,今年,女儿还考上了大学,我心里头实在是……高兴……”身体残疾却生性要强的王志军刚说了开头,就哽咽起来,先是强忍着,随即出了活动室放声大哭。

他不忍了,让泪水尽情洗刷前半生的苦,再笑着迎接以后生活的甜。

在场的人无不落泪。“以前村里穷,委屈了大家,现在产业发展起来了,村里挣钱了,我们要用这些钱多给村民‘消费’,让大家都得利。”葛建军说。

“公共区域的卫生有专人打扫,家里的水电出问题有专人维修,广场上的健身器材有专人维护……”提起村上的公共设施服务站,村民刘一翠赞不绝口。

“服务站就是我们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管理的‘物业’,经股东大会表决同意,从集体经济的公益金中拿出资金,以‘政府补贴+绩效奖励’的形式,聘请群众担任管护员,解决村内日常保洁、公共设施维护等问题。”葛建军说。

“这项开支一年大概3万元。”葛小田翻着账本,“今年洪涝灾害后,救助受灾群众并清理道路、拆除危房花了2万元;这两年,村集体陆续拿出钱来支持爱心超市、集中购置防疫物资、慰问老党员,还要组建慈善幸福家园,给孤寡老人养老……”

葛小田说,在这一项项新增的支出背后,他看见的是村民们的一张张笑脸,是乡村振兴路上一份份真切的获得感。

有进有出,账如同这个小川塬村一样“活”了起来,葛小田自然更忙了。用他的话说,之前“吃两根烟”就能统完村上一年的账,现在“费功夫得很”。

11月30日,县上出10万元、村集体出18万元打造的电商销售馆开业了。硕士毕业、34岁的村委会副主任王平把销售馆打理得井井有条,柜台上摆着上凉泉村的辣子、下凉泉村的面、杜阳村的红薯、兴中村的蒜……它们都印着“秦泉臻品”商标,通过一根网线“传输”到全国各地。

这下,村账本上每天都有进项了。“看来得再给你雇两个人。”葛建军给葛小田开玩笑,眉眼间却很是骄傲。

“不光帮外村销售农副产品,来年还想跟他们商量,一起建设万亩精品粮基地。”葛建军想得长远,“我们村富起来了,还要带动周边村子把产业做大,回过头来再跟我们合作,大家一起振兴、共同富裕。”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